21.《你肯定在开玩笑,费因曼先生》

  22.《你管人家怎么想》

  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费因曼的“自传”有两本,最有名的是《你肯定在开玩笑,费因曼先生》,还有一本叫《你管人家怎么想》。 这两本,连同列维斯特劳斯的《从远处看》都是前几天在曲阳图书馆楼下买来的。

  一两年前,曾经有一个同事和我说起过《你肯定在开玩笑,费因曼先生》。想不到现在找到了。读书有缘分,信然。

  这是很长时间里我一口气读完的唯一的自传了。说它们是自传,其实确切地说是生平故事的口述实录。

  自问为什么能一口气读完,原因可能有以下几个:

  1) 文字肌理稠密,故事有趣。传主的主题似乎是:瞧,我干得多有意思。而不是:瞧,我多真诚,我多高尚,我多勇敢,我多深刻。因此我能亲近。 从说话可以看得出这是个极端聪敏的人。说的故事从不拖泥带水,一开始的十来页讲他小时侯修收音机的事,就一个故事接一个故事,没有一点松弛,每个故事都那么有趣,让人停不下来。后来在学校上学,在造原子弹的地方,在各个学校工作时的趣事,也都能把人吸引住。

  2) 直率,天真,稍梢有点狂孛。传主极少那种常见的装疯卖傻,顾影自怜,哼哼唧唧,扭捏作态,冠冕堂皇,大义凛然,长吁短叹的架势。这点我也能亲近。有时候直率得也让我受不了,比如学习勾搭酒吧女子的段落。(在英文里,该叫“pick up the bar women”,似乎没有汉语表达中“勾搭酒吧女子”所带的那种贬义)。

  3) 智力上的诚实。书中对搞人文学科的一些人的看法尤其深得我心。书中提到的传主引发的一场哲学系学生对怀特海“essential object”概念的荒唐讨论,还有书中传主把社会学家写的常人看不懂的高深句子翻译成妇孺皆知的大白话的事,都令人忍俊不住。传主说他并不讨厌“诚实的傻瓜”,但受不了“自命不凡的傻瓜”,我也同情得很。

  4) 还有很多,不及细说。读了就象认识了这个人一样。

  好象有中译本,强烈推荐!